四川乡村振兴如何发展好现代农业?7个参观点让代表灵感迸发

时间:2018-09-04 22:00 来源:四川日报 点击:次 栏目:农业

蒲江县明月村的特色染织吸引了与会代表。本报记者郝飞摄

与会代表在成都市郫都区战旗村参观。 本报记者郝飞摄

本报记者 王成栋 张明海

“没有园区,产业难兴。”9月3日,全省乡村振兴大会的与会代表们注意到,7个参观点位,个个都有自己的产业园。特别是部分现代农业园实现了“园区化”建设与运行。换言之,“园区”不仅有其名,而且有其实。

产业振兴是乡村振兴的重中之重,而现代农业园则是发展现代农业的载体和平台,“园区”成为参观点位中被与会代表们频繁提及的热词。在点位参观中,代表们到底看到了什么样的产业园区,又受到了哪些启发?

看别人的亮点

打破行政区划 园区按市场化模式运行

给代表们带来冲击的,首先是园区打破常规,突破行政区划的藩篱。

“用打造工业园区的方式建设农业产业园区,这个思路很新颖,也很超前。”参观崇州市现代农业功能区时,甘孜州政协副主席、甘孜县委书记雷建平注意到,今年2月才组建的园区管委会,正在筹划将园区内11个乡镇整合成4个街道,同时并村建社区。在此基础上,构建“管委会+街道+社区”组织架构,逐步向“管委会+社区”过渡。整合后,管委会将统一负责园区的产业打造、城乡空间规划,街道则负责园区内的其他公共事务。

规划面积129平方公里的中国天府农博园,横跨新津县和崇州市的8个乡镇。如果没有统一的市场化运作,光是建立起协调机制就要大费周章。

其次,是园区市场化的运作模式。

“政府该管的要做好,不该管的绝对不做。”有代表注意到,无论是崇州市现代农业功能区,还是中国天府农博园和蒲江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等园区,都不只是学着工业园区的样子打造,还学着工业园区的模式运行。多是采取“管委会+农村投资公司+共营制”或“管委会+企业(合作社)+共赢制”运营模式,“等于是建立了统一规划编制、管理和监督机制。”例如,以粮油产业、文旅体融合为主打的崇州市现代农业功能区,新组建的农村投资公司将负责区内269.8平方公里土地的所有要素整合,以及产业管理和运营。而蒲江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则在联想佳沃等巨头入驻后,实现了种植、管理、采收、初加工、冷链运输、销售等全产业链的市场化。

“有些企业甚至是带着模式入驻园区的。所以产业怎么打造、园区怎么管理、怎么运行,目标和方向都很明确。”阿坝州副州长蔡清礼也注意到,所有的园区,都涉及产业重构,如果没有市场化运营平台,很难实现这一点。

谋自己的未来

学习各点位经验 取长补短谋篇布局

“不虚此行,我们会把看到的、学到的好做法、好经验带回去。”乐山市市中区区委书记陈有波坦言,各点位借助毗邻城区的区位优势、打造城郊农业、培育农旅体、农旅融合新业态的做法,让他印象深刻。“我们市中区在这方面大有可为。”陈有波说,各点位的做法和经验表明,城郊农业不只是“种菜、种水果”这么简单。

叙永县县长唐杰则表示,崇州市道明竹艺村的农商文旅体融合发展产业园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们叙永有134万亩竹林,不缺资源也不缺特色。只要路子对、精心打造,我们也能做出大产业。”

不少代表现场就开始对照点位经验,对自身产业园区打造进行谋篇布局。

成都市郫都区战旗村筑牢基层堡垒和崇州市现代农业功能区打破行政区划重构产业的做法,让南充市西充县委书记孙骏深受启发。“这次参观就是一场头脑风暴。”孙骏介绍,西充将依据本地特色打造6个万亩以上的主打产业园,涉及10余个乡镇。这也将是西充县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主要抓手之一。此前的摸底发现,规划区内,部分基层党组织不强、带动能力差。“下一步我们将借鉴战旗村和崇州的做法,对基层组织进行整合,实现‘强带弱’‘大带小’‘富帮穷’。”孙骏认为,现代农业园就是今后农业产业发展的“火车头”,“绝对不能松。”

打造农业产业园区,省级层面又将如何落子?

省委农工委常务副主任、省农业厅厅长杨秀彬则透露,我省已编制完成现代农业园区建设推进方案,将提交全省乡村振兴大会讨论,预计近期即可印发。方案的核心任务之一,就是构建我省现代农业园区建设体系和国家、省、市、县四级农业园区体系,实现园区主导产业产值占比70%以上。

现代农业 编辑:老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