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年出现第一盏路灯成都路灯至今已有百年发展史

时间:2017-05-27 10:34 来源:华夏经纬网 点击:次 栏目:成都

 

30年前,梁钰祥坐在成都市柳浪湾附近的工厂里制作台灯和落地灯的时候,他一定不会想到,如今从天府广场一直延绵到仁寿的整条大路两旁,所有的路灯都是来自他的工厂。

从人民北路到天府大道,两旁都安装着传统的白玉兰路灯。人民北路在旧城区,道路相对狭窄,使用的是四叉五火的路灯;进入天府广场,道路豁然开朗,路面变宽,路灯变成了八叉九火几乎大了一倍的路灯。未来,从德阳到仁寿,这条长达130公里的大道,都将由白玉兰灯照亮。

成都首盏路灯 出现在百年前

中国的路灯出现时间可以追溯到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在上海的街头,出现了第一盏路灯。

尽管它是煤油点燃的,可在人们的心目中,它比月光还要神圣。黄埔江边,专门前往一睹风采的上海人摩肩接踵。

后来,上海租界的路灯改为煤气灯。煤气灯是从伦敦移植过来的,亮度比煤油灯提高了数倍,在夜行人的眼中,简直就是夜晚的“太阳”。

直到光绪五年(1879),上海十六浦码头终于亮起了中国的第一盏电灯,配备的是一台10马力的内燃机发电组,相当于一辆手扶拖拉机的功率。

成都的第一盏路灯亮起来要晚得多。

光绪二十八年(1902),成都正式出现路灯,但那个时候的路灯仅仅是菜油灯,照明效果不太好。

光绪二十九年(1903),锡良就任四川总督,派人赴欧美采购机器,购回一台小发电机,利用蒸汽机发电,供旧厂和银元局照明之用。

由于是在靠近城根的机器局老厂院子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最早的电灯始于此。

光绪三十四年(1908),周善培推行新政,利用位于总府街被火烧毁的尼姑庵普准堂和一些官地修起的劝业场,正式开业。

劝业场建场初期,由各商家共同出资20万元成立“劝业场发灯部”。发灯部安装50马力蒸汽机和40千瓦直流发电机各1台,同年完成安装发电。

除供应本场用电以外,还向附近街道出租电灯600盏。这就是成都的第一家商业性的电灯公司。

那个时代的劝业场,到了黄昏时分,汽笛拉响,就开始发电,一片灯光,可谓绚烂夺目,犹如光明世界。

这在一片昏暗的古老城市引起不小的轰动,不少人慕名前来观赏。欢喜赞叹之余,纷纷议论“洋鬼子”的奇技巧术。

对于梁钰祥来说,他对成都路灯的记忆大约是在50年前。

从小在东大街长大的他,在夏日的晚上很喜欢跟小伙伴们一起到人民南路玩耍。

那个时候,成都最高的建筑就是锦江宾馆。梁钰祥还记得那个时候的童谣:“锦江大楼十二层,层层住的是高级人,顿顿吃的是猪油饭……”

作为成都的地标建筑,锦江宾馆门口的路灯比起其他地方更加明亮。

那时候,人民南路的路灯是老式的球形汞灯,散发的热量很 大,容易吸引各种小虫子飞蛾扑火一般地撞上去,然后被灼伤或者灼死,掉在马路上。孩子们一拥而上,在地上捡甲虫玩。

那个时候,梁钰祥没有想过,成都的发展能够日新月异到今天,自己也与人民南路的路灯联系在了一起。

白玉兰型路灯 成都人的至爱

上世纪80年代,成都市进行道路改造。人民南路作为成都的中轴线,是成都的一张名片,需要既实用又具有一定装饰性的路灯。

当时负责城市照明管理的部门进行了调研和设计,以一些成都常见的花木为创作灵感设计灯具。最终,白玉兰造型的灯具胜出。

1981年,五火大白玉兰路灯首次亮相人民南路广场等地。

虽然玉兰并非成都市花,但却颇受市民喜爱。玉兰花外形极像莲花,盛开时,花瓣展向四方,花繁而大,美观典雅,清香远溢,极具诗情画意,因而成为美化庭院的理想之花。早春时节,成都很多地方都能够看到这样的花朵。

当时的白玉兰造型路灯,采取的是四叉五火的造型——中间是一盏灯,旁边另有4盏灯围绕。路灯一露面,就受到了市民的喜爱。

随着城市建设的需要,这批最初的白玉兰路灯慢慢老化,被双挑路灯更换掉。成都人的那一段白玉兰路灯情结也慢慢地淡化了。

2009年,人民南路进行新路灯的安装,久违的白玉兰灯再次出现在人民南路的街头。

新版白玉兰路灯具有花苞状的灯罩,3层灯罩组合而成的路灯呈含苞待放造型,闪着淡金色的光芒。“花瓣”底部有金沙出土文物上的镂空图案,象征着成都是一座从未迁址和更名的世界名城。

这些灯具,就来自梁钰祥所在的工厂。

谈到白玉兰路灯重回人民南路,梁钰祥认为,从1981年以来,成都人一直有着一种白玉兰路灯的情结。虽然后来安装过一些比较简洁和现代的灯具,但一想到往昔的白玉兰路灯,仍旧充满着喜爱。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一个城市的文化和传承。

实际上,在过去的几年里,城市路灯在对文化的传承和发扬上,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过去,在全省各处,路灯的形态几乎是大同小异的。如今,越来越多的城市选择用独具特色的灯具展示城市的文化。

都江堰根据当地的“拜水都江堰”、“道教文化”等一系列元素,专门定制了一款古钟灯,既有古钟的造型,又兼具当地古建筑屋顶造型,反映了当地的历史文化及绿色生态的特点。

洪雅县的青衣江三桥路灯,借用了当地漫山遍野的鸽子花造型,恰似鸽子花开放在枝头。

丹棱作为“不知火”的产地,在当地的路灯上结合了柑橘的造型,使得地域柑橘文化得到传播。

“有时候,我觉得路灯就像是女人买包包,以前是看到别人有的一定自己也要有,但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到了需要根据自己的个性订制的阶段了。”梁钰祥这样说。

未来智能路灯 可帮路人报警

过去几年里,梁钰祥觉得变化最大的不仅是路灯的式样,而是使用的光源——从以前的钠灯过渡到如今的LED灯。这样的变化更加符合如今人们对环境的高要求,而且在未来将会大大降低照明的费用。

LED作为一种新型固态冷光源,具有节能与环保的特性,对城市节能减排具有很大的推进作用。

在同等流明下,一盏LED灯的功率要比普通的灯小得多,用电量也只有钠灯的三分之一左右。

以前,一盏普通的台灯需要25瓦的白炽灯灯泡,现在的台灯只要使用LED灯泡,一般来说就在5-7瓦,节约了很大一部分能源。

曾经有机构进行过数据测算,用优质LED照明产品替换传统照明产品,我国每年所节省的电相当于15座火力发电站的发电量总和。一年可以节省用于发电的燃煤8亿5千百万立方,所减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相当于种植了3800万亩森林。

另外,灯泡的功率缩小,就意味着热量发散比较少,对城市热岛效应的缓解也会起到重要的作用。

虽然目前的LED路灯的造价要比普通路灯高上几倍,但从长期使用的效果来看,节约的能源远远大于这一笔的投资。

况且,LED路灯的使用寿命可以长达几万甚至是十几万小时,低更换率和返修率也会节约很大一部分成本。

路灯从当初的菜油灯,到后来的白炽灯、日光灯、汞灯、钠灯,然后是现在的LED灯,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折射出的就是一个城市的发展史。

如今,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特别是人们开始对环保的注重,在不久的将来,电动汽车将会有广阔的市场,路灯将会承载更多的功用。

实际上,在成都高新区已经出现了一种智能的路灯,不仅能够照明,还有其他的功能。

比如说,预设开关灯计划、故障报警等,实现了绿色照明和智慧照明。

在充电桩管理功能方面,利用路灯点位多、能供电的优势,在灯体上加载电动汽车充电模块,有效利用路灯空余电能,满足市民对新能源汽车的充电需求。

在停车位管理功能方面,利用加装在路灯上的路灯盒子,在路灯周围100米的范围内,市民可以及时获取采集到的相关路段停车位信息,能够有效节省停车时间。

另外,在路灯中还安装了WiFi,方便行人使用。甚至天网监控、环境监测等模块都可以加入其中,只要有人在路上呼救,语音识别系统还可以帮助他报警,警方也会通过路灯的定位,更快地找到事发地点。

城市下水道井盖的问题,也可以通过未来的高科技路灯解决。只要在井盖上加载传感器,与路灯的传感器进行链接,有任何问题,根本不需要一个一个地寻找井盖,只要打开智慧路灯上的摄像头,就可以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这样的智慧路灯在未来将会是一个趋势,所有的道路需要的功能基本上都将会被安装到路灯上。

更重要的是,这一系列的管理,只需要在手机上点一点就能完成。(记者 闫雯雯 摄影 刘陈平)

成都路灯 编辑:admin